AG亚游AG亚游


ag手机亚游

「央视」的年度催泪大作,9.3 分太低!

    纪录片一向不太受欢迎,原因很简单:太枯燥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这两天,看剧都喜欢跳着看的白佰,把一部纪录片来来回回看了两遍多,才敢真正动笔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是无聊的硬着头皮往下看,而是真正的憧憬与向往。

    

    它记录了一所战火中成立的联合大学。

    

    它是之前《无问西东》中,所有学子梦想的学术殿堂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仅存八年,却是中国最好的大学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部 9.3 分的高分纪录片,黑白胶片下的影像平淡甚至有些无趣,却时刻引人落泪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想很多人已经知道了,就是这所炮火中站起的学术脊梁——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西南联大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在知乎看到过一个脑洞大开的问题:

    

    西南联大的教授有了朋友圈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?

    

    我想,也许这个朋友圈将涵盖你从小到大的课本中的大师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联大的阵容,我第一句想到的是:群贤毕至,少长咸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当年的西南联大就像《兰亭序》中所述,汇聚天下英才,在炮火中进行文化的开荒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这是最好的大学。

    

    大师云集,人才辈出。可以说是民国时期的诸子百家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这也是最差的大学。

    

    校舍里整日与蚊子臭虫为伍,教授们「越教越瘦」,学子们食不果腹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而当时也许不会有人想到,这样的环境,这样迫于形势的联合。

    

    造就了未来,无数奇迹的诞生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从长沙到昆明长途跋涉的第一步,使他走向了殉道之路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——《战争与革命中的西南联大》

    

    我想大多人和我一样,对闻一多先生的最初印象来源于中学课本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个胡子拉碴、皱纹深刻的中年人,临别前的《最后一次演讲》带给无数人震撼与悲怆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历史书中的一句:

    

    散会后,闻一多在返家途中,突遭国民党特务伏击,身中十余弹,不幸遇难。

    

    将他简单的定义为一名革命斗士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这部纪录片告诉我们,他不应该只是简单地这样被描述。

    

    闻先生人生的前半部分西装革履,学贯中外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名士作风,痛饮酒,读《离骚》,过的潇洒又坦荡。

    

    儿子闻立雕回忆说:花钱就交给我母亲,他就不管,反正是无忧无愁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这样不理俗事的他,在北京沦陷后毅然婉拒高薪职位,奔赴一无所有的联大,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

    初到联大,闻先生是唯一一人开了十余门课的教授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他虽然脾气有些怪,但学问极好。

    

    好到什么地步?

    

    学生汪曾祺回忆:听这样的课,穿一座城,也值得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最叫座的是《古代神话》,不止中文系,理学院、工学院的同学也来听。

    

    西南联大声名赫赫的教授学者何其多,但唯独他的课如此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与富足的精神世界相对的是,闻先生的生活愈发捉襟见肘。

    

    给妻子的信中写到:快一个月了,没有吃茶,只吃白开水 。

    

    轻描淡写的说,自己后来要了同事陈梦家不要的茶:「回来在饭后泡了一碗,总算开了荤。」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就是在这理想与现实交错的时光中,闻先生慢慢找到了自己真正的路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从徒步三千里的《桑塔尼西亚》开始,到炮火警报中进行探索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感觉到,只是单纯的古书古文在当下并不能救国。

    

    于是走上了走上那条黑暗又光明的殉道之路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最终,以身正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闻先生去世前,曾托友人看一看清华园他院里的竹子还在不在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如今先生早已归于尘土,但翠竹依旧长青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同先生在时,风骨长存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独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——《王观堂先生纪念碑铭》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傅斯年曾感慨:先生的学问,近三百年来一人而已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位先生,是陈寅恪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与当时许多在政治舞台留下浓墨重彩的学者不同,陈先生是极少数终生奉献于学术的知识分子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确实是天才式的学者。

    

    集历史学家、古典文学研究家、语言学家于一身,通二十余种语言,是名副其实的「教授中的教授」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位学术界的顶尖人物,即使是在卧虎藏龙的清华园,也是其中翘楚。

    

    1937 年上半叶,先生薪资达到 480 元,是清华教授中月薪最高者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480 元在当时的中国是什么概念?

    

    一元钱,可以买八斤猪肉;

    

    八元,可月租一个约有二十间大房的四合院;

    

    十二元,可开支四口之家一个月的伙食;

    

    五百元,可购置一辆小轿车。

    

    当时的陈先生可以说不仅仅是文豪,还是土豪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当抗日爆发后,这一切都只是过眼云烟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先生 85 岁老父——诗人陈三立,听闻北平沦陷,悲呼:苍天何以如此对中国也。

    

    自此拒绝服药,以死明志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而这时的陈寅恪先生右眼视网膜脱落,须得尽快就医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为了免于日本人胁迫,他最终选择放弃手术,离开北平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在老父去世刚满「七七」尚未出殡时,他带着一身病痛,隐瞒教授身份,携妻带女离开沦陷区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在此后许多年,只能用一只眼睛工作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命运似乎依旧不愿眷顾这位艰苦的学者。

    

    先生受邀在港大授课期间,因为右眼失明导致左眼视力亦开始恶化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再一次站在了十字路口:放弃治疗,或者接受日本人的高薪职位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先生又一次放弃了。此后左眼视网膜脱落,双目失明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离去时炮火中的背影,似乎与青年时的自己重合,这个文弱书生的追求从未改变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多年前,他为王国维先生写下铭文:独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多年后,这一句也成了他终生的信仰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个大学,在昆明最初创立时,除了人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——《一个华裔科学家的回忆录》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个一无所有的大学,仍是中国迄今为止最好的大学。

    

    平津两地沦陷后,南下逃离沦陷区,超半数属于文化教育者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如果留在沦陷区为日本人服务,他们可以生活的很好,但大多数的他们选择逃离。

    

    总有人诟病文人迂腐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从古至今,从士大夫到新青年,有气节者也多是文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书生们崇尚的是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。

    

    践行的是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些随便提出来一个都是学术界泰斗的人物,都选择了去往云南开荒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国学大师冯友兰生活无以为继,妻子在家门口卖炸麻花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中国物理学之父吴大猷养猪补贴家用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中国现代数学教育之父华罗庚,一家人挤在一个小二层,「日夜与猪马同作息」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在如此贫苦的条件下,他们从未放弃学术研究。

    

    就像吴大猷教授所说:

    

    胜利是遥遥无期的,但时间一去不复返,所以不能坐等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于是这一批大师们在战时昆明,完成了我国近代几乎所有奠基性论著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而联大的学子们,紧随先生的脚步,刚毅坚卓。

    

    于他们而言,学习是一种奢侈,而勤奋是一种常态。

    

    勤奋的目的,是救国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战火纷飞的年代,救国从来都不是假大空的口号。

    

    理工科专业,想要工业救国。

    

    于是两弹一星奖章获得者,有八位来自联大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政治学专业,想要外交救国。

    

    于是外交、公益处处都有联大人的影子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校歌一句: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千秋耻,终当雪。中华兴,须人杰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们记了一生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96 岁的两弹一星功勋王希季,一字一顿的说:

    

    我就是想做一个人杰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从长沙到蒙自的离乱中,联大影响了、造就了一个世纪的人杰。

    

    西南联大读完了,我似乎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大学。

    

    大学的真正意义从来都不只是一所大楼、一点噱头、一个地址就可以简单表达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更多的,是一种薪火相传的精神。

    

    就像梅贻琦先生所说:

    

    所谓大学者,非谓有大楼之谓也,有大师之谓也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今,离乱已过,历史长河依旧汩汩向前。

    

    吾等后人,站在岸边回望先生们的过往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诸位先生之风采,如苍苍松柏,如郁郁青竹,如高山之石,如山下清泉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令人心向往之,俯身请之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也许才是联大留给我们传承的,大学真正意义之所在。

    

    - THE END -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满地打滚,求点赞,求分享 !

, 1, 0, 7);

欢迎阅读本文章: 邓洪卫

亚游手机版

大发bet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