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屋小说网 > 艳情小菊花(耽美) > 第45部分全文免费阅读

小蝌蚪视频成年在线播放艳情小菊花(耽美)-第45部分

「而且,我还记得,你那时是这么说的吧……」曲无漪故作神秘地缓下说话的沉嗓,片刻的停顿让程含玉挑起眉觑他。

「说什么?」他说过什么让曲无漪笑得这么开怀的话吗?没印象……「说——曲无漪,你说的对,我们将错就错又何妨?我原谅你,永远不同你生气,只要你肯那么爱我就够了。」

「咦?!连我重念一回都念不齐全的话,你还能一字不漏记起来?!」他还以为那时曲无漪病胡涂了,神智不清哩。

「当然牢记,因为你说那些话时,口气体贴温柔,像掏心挖肺一样,在我耳边轻轻说着……对于不爱把情话挂在嘴边的你,你以为我还会奢求你说出什么酥麻腻人的情话吗?对你我而言,那些话,等同于情话,我不会听漏更不会遗忘。说出那番话的你,还以为我会放手让你去与其他女人纠纠缠缠?太天真了些。」曲无漪边说边在他颈间烙下火一般的吻。

「喂喂!别忘了你在驾马!」程含玉猛推开他的头,还有好心情用牙齿啃咬他的脖子。「看路!看路!前面有大拐弯——」呀——要撞上墙了——曲无漪缰绳一扯,让马儿停下来,阻止了两人撞黏在拐弯街角的死厄,更让程含玉止不住身子地倾入他怀里。

「哎嗒—」鼻子撞到曲无漪的胸膛,疼。

程含玉被掬起下颚,发红发热的鼻头被印下抚慰细吻。

「你明明只有撞着鼻子,为什么连脸蛋和耳朵都红了?」整个人像尾煮熟的虾,穿上那件大红蟒袍更像——看了让人想完完整整剥光他,再一口吞下肚里。

「那是——」

鼻子发红是因为撞到曲无漪钢硬的胸口,脸蛋和耳朵都发红则是因为曲无漪的话撞进了心窝口,看穿他的心思。

他说出原谅曲无漪的那番话,是真心的,不是用来欺骗曲无漪和芙蓉燕好的敷衍谎言。他当然在意自己不是四月初七那天让曲无漪魂牵梦萦的人,却又孬种地想要无视这些,就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,继续让曲无漪宠爱包容……「那是什么?」轻啄在他鼻尖的唇往下挪,噙住程含玉的嘴。

「唔——」嘴被牢牢封住,根本开不了口,曲无漪也不特别想要得到他的答案,因为他已经一清二楚,何必浪费唇舌茭缠的大好机会,去说一些彼此早巳心知肚明的废话。

这男孩爱不爱他,全表示在行动上,他做的一切,他看到、听到,已经够多,多得令人满足。

程含玉在他嘴里发出喟叹。他……真怀念这些,曲无漪身上的气息、曲无漪唇边的温度……他的舌主动缠上他的,不容许两人之间有更多的隙缝,曲无漪却退开了,程含玉瞠大眸,不敢置信这个男人想做什么,他凑上唇,要衔接方才中断的亲吻,曲无漪却撇开头,避开他。

「你做什么?!」程含玉试了几次都失败,终于恼羞成怒。

「想吻我又不爱我,没这么便宜的事。」曲无漪毕竟是商人,不吃亏的。

「你在威胁我?!」程含玉眸子里都快冒火了,眼睛里虽然看出曲无漪在戏弄人,他就是忍不住想和他赌上男人的气魄。「曲无漪,你不要逼我用强的——」难得他吻出了兴头,却被人无情抽离,像是迎头一记冷彻百骸的冰水灌顶,更像一头被人抢走到嘴食物的猛犬,有种想扑咬上去抢回来的冲动。

「说爱我,我就吻你。否则,不给糖吃。」

「你——你以为你的嘴多甜呀!稀罕!」程含玉可不是让人呼之则来,挥之则去的家伙,大不了等会回府去灌一坛花蜜灌到饱,他就不信那坛花蜜解不了他的嘴馋!

「是没多甜,偏偏就是有人爱不释手呀。」曲无漪长指蹭着自个儿的唇瓣,上头还有方才程含玉吸吮出来的鲜红痕迹。「只是说出你的真实心意,就可以任你尝个够,这条件对你不好吗?」

「……」程含玉瞪着他,「你把头低下来!」

「要说了吗?」曲无漪如他所愿,准备要凑近耳朵听。

结果被程含玉无耻地在他唇上偷到一个浅吻,聊胜于无。

哼!不给亲,用偷的总行吧。

「啧啧,情愿要荫招,也不说实话。」曲无漪笑觑得逞轻哼的程含玉,觉得他真是可爱得紧。

「我说过,我吃软不吃硬。」

「你的意思是……若我放软了声调、放软了姿态,像这样轻轻吻你,你就会心甘情愿坦诚心意罗?」曲无漪用蹭过自己唇心的指腹勾勒程含玉的唇形,仿佛正仔细替他描绘脂红一般。

「我考虑考虑。」

「小恶霸。」他噙笑的唇取代指腹,吻住程含玉的任Xing。

「你才是大恶霸。」程含玉在他嘴里含糊反讥。

「大小恶霸正好凑一双,在曲府里作威作福。」

即使说话,谁也不想离开谁温暖的唇里。

「你说错了吧,是在程府里作威作福。」差一字,差之千里。

「为什么是程府?」程府是娘家吧。

程含玉从他唇间退开,怱而扬起俏皮的戏笑,他扯开胸前的同心绾结往曲无漪头顶上搁。

「瞧清楚,我现在身穿大红蟒袍,是道道地地的新郎倌,只差新媳妇,你阻止我娶正妻,不就是想赖着这个肥缺吗?我答应你呀。」新媳妇儿当然是跟着他回程府拜堂,这有说错吗?

「你这个意思是要和我白头到老吗?」曲无漪在乎的是他语意里,愿意共结连理的隐喻。

程含玉故作沉吟地想了想。「嗯,算吧。」都说愿意娶他罗,还有什么其他意思吗?

曲无漪笑蹭着他的额心,让那条同心绾结将两人缠绕起来。

「那嫁你,又何妨。」

【全

免费午夜秀场诱惑直播,免费真人直播,免费直播卖肉破解盒子网站地图html